快法务

案例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2018-12-06 16:24:27 772

公司注册专属链接:www.kuaifawu.com

这就是徐峥最新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一场对白,你的朋友圈是不是也被这部电影刷屏了?看完这部电影的人都说:笑着笑着就哭了。

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到误打误撞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我不是药神》的英文译名是“Dying To Survive”。

dying,垂死。survive,幸存。其实就是一个发生在上海的“违法”创业故事,一个“向死而生”的故事。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题材之外,《我不是药神》的最大亮点应该还是在于演员的表演。徐峥自然是不必多说,他的角色可以说是将黑色幽默的喜剧元素和打动人心的现实主义融合到了一起。

我们在程勇这个角色的身上,可以看到人生loser的破罐破摔,可以看到市井之徒的痞里痞气,同时也可以看到身为人子的责任与身为人父的慈爱,充满了多样而矛盾的性格色彩。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我不是药神》电影中,借一个无赖骗子的嘴,说出了这么一句扎心的真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电影有个场景很心酸,程勇的父亲因为病重躺在他的破面包车板子上,他一边开车一边焦虑。

如果没有钱,他的父亲只能死去;如果没有钱,他的儿子将要被妻子带到国外去;如果没有钱,他的店马上就要被房东给关闭,这一切对他来说,太难太难了。

中年人的崩溃是无声的,只能硬扛。

程勇的命运其实和众多慢粒白血病患者是一样的,没有钱,他终将失去一切。

电影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悲哀,本质上都是“向死而生”的一众市井人物群像。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片中程勇可以说有三次创业经历。

第一次纯粹为了赚钱,也赚到了钱,但是游走在法律边缘;

第二次创业就是自己成立了正规的纺织厂,也赚到了钱,但更加合法合理;

最后一次创业,事实上已经不能说是创业,更多的是救赎,面对曾经“创业伙伴”的离世,程勇重操旧业,高价买低价卖,赔本赚吆喝,在现实中这样的创业模式也是有的,比如某些资本大鳄前期基本就是通过这种形式进行市场占领的。

但是相对更多人来说,最好的创业模式就是通过正规渠道更加合理合法地进行创业探索。每一个草台班子在不断发展过程中都会进行不断的优化升级,通过合理的人员配置使得企业更好的发展。而有效利润的获取和社会责任的担当,就成为每个企业必须要承担的命题。

可是他不是药神,他治不了穷病。在电影的最后,他穷尽一己之力,最后还是失败了。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被抓后,他在警车上面他看到有数不清的慢粒白血病患者为他送行。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审判阶段的时候他说:他们吃不起天价的进口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到吧,我相信我们的国家会慢慢变好。

现实远比电影精彩

70,80后的朋友是不是感觉上面的场景很熟悉,没错,这就是当时轰动全国的陆勇案的原型。虽然电影进行了改编,但人物和故事同样伟大。

2004年,年仅36岁的陆勇被诊断出白血病,高昂的药价迫使他选择了印度的仿制药格列卫,一步步走向了代购的道路,但并没有加价出售。

2014年陆勇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在首都机场被捕,当时,印度“格列卫”未得到国家药监部门的审批,理论上说这是“假药”。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陆勇被抓后,300多名病友联名为他求情,期望司法机关可以认定陆勇无罪。血癌病友“他是白血病患者的救命恩人”,2015年,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陆勇获释。

创业的路上从来没有“容易”二字

药神的创业故事永远不是唯一的,影片里的无奈与创业艰辛,反映更多的是现实中的创业者。

1、戴威和ofo:未来不可预测,要自己创造出来

2017年戴威也经历了他的特别时刻,从白手起家到估值过百亿人民币,戴威和ofo花了三年;而从鲜花满身到质疑重重,只需要6个月。

“在ofo的去路上,到处都是巨头的身影。在普遍认为必须在AT间站队一家的今天,ofo显得如此异类”,知名媒体36氪评价说,倔强的戴威,一直撑到现在,这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2、papi酱:后来我才明白,长大和有钱之间,并没有关系

罗辑思维撤资后,舆论的核心关注点都是唱衰和质疑。papi酱认识到个人IP并不能长期活下去,只有靠机构化运营平台才能保持生命力,但她怎么改变所有人对她的预期呢?

papi酱在2017年的秋天回了一趟上海,她住在父母家,那是一栋没有电梯的居民楼,房间很旧很小。她望着对面的高楼大厦说,“我小时候经常想着等我长大之后有钱了,就给父母买有电梯的新房子。后来我才明白,长大和有钱之间,并没有关系。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3、马薇薇:我不希望自己珍视的人,有一天生了重病,却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马薇薇作为内容生产者也经历着同样的瓶颈。她是一个焦虑体质的人,时刻把创业挂在嘴上,严重的失眠症长期困扰着她。她说创业是为了实现财务自由。她不希望她珍视的人,有一天生了重病,她却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4、傅盛:凡是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傅盛很少把他的焦虑展示给外人。他在准备他的AI机器人与智能设备水立方发布会,傅盛说,“创业就像是一个人的夜路,会面临很多困难,不知道跟谁倾诉,甚至都不能表现出来。如果告诉员工,员工会丧失斗志;如果对家人说,家人会劝你干脆别这么累;如果反映给投资人,投资人早吓跑了。

在赴纽交所上市三年后,理论上可以以成功者姿态自居的傅盛选择了重新出发。他完全有更轻松的选择,比如卖一些游戏版权,轻轻松松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但他觉得,每天跟钱过日子太没意思了。

宣布要做机器人的时候,很多从业者对他说:“傅盛,你做机器人是不是异想天开?你只做过互联网软件,没有做过硬件,你又不是人工智能博士出身,凭什么你能做机器人?”

《我不是药神》:从卖性药到卖救命药,创业有时候就是救赎

……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每一位走上创业之路的人都是真的勇士。

尽管创业的过程充满艰辛,且最终成功的几率非常之低,但为了这1%的机会,他们愿意奋不顾身,哪怕剩下的99%都是那些让他们想要躲起来或干脆去死的时刻。

因为理想主义者是无可救药的,如果他被扔出了他的天堂,他会再制造出一个理想的地狱。

公司注册专属链接:www.kuaifawu.com